所有产品
移动支付“三国策”

动互联网裹挟的时代浪潮, 又一次重重地拍在社会形态中最顽固的一块基石上——金融。当娱乐、社交、购物都开始移动化后, 支付的制约瓶颈也急需突破, 支付手段和方法的创新也成为金融创新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移动支付并非只如一款APP, 这不仅是一项庞大的社会系统工程, 而且牵涉其中的利益方众多, 且行业运行标准、技术通用准则都需要自上而下的统一。从产业链主要参与方的角度来看, 金融机构、运营商、第三方支付、移动支付技术与方案提供商和设备制造商的互动与博弈, 将推动这一市场向深处变化。

在目前的中国移动支付市场上, 主要有三大参与方:以银联为代表的金融机构、运营商, 和以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由此在商业模式上也就出现了以银联、运营商和第三方支付各自主导的局面。

目前由金融机构参与的近场支付可以归为NFC (Near Field Communication), 和类Square两种模式, 其中NFC模式又有基于SD卡的NFC-SD模式和基于SIM卡的SIMpass和NFC-SWP模式, 共三种技术手段来实现近场支付。技术在移动支付领域扮演着重要角色, 因为采用不同的技术实现手段需要与不同的参与方进行合作, 产品所呈现的样貌也会有极大不同。

运营商和银联是NFC和类Square两种模式的主要参与和主导方。与运营商相比, 银联在资金结算与银行卡支付业务方面具有强大的优势;对现有POS机网络控制力度强, 改造起来成本较低, 这也是近场支付中, 银联13.56MHz标准被最终敲定的主要原因。同时围绕银联而生的第三方类Square的移动支付技术和方案提供商不胜枚举, 比如紧紧学习Square的钱方、精瞄小微商户的上海掌富、便民金融服务的拉卡拉等, 每家公司的运营模式不尽相当, 但目前的发展趋势和战略方向却颇为类似。

如此大的类同性说明在银联、运营商和支付宝等三足角力的格局中, 移动支付技术与方案提供商的独立发展空间有限, 或者说还未有一家能跳出目前市场的发展框架和局限, 多数伴生在银联、银行或运营商周围。

当下, 把传统收单业务做出新花样, 仍是多数初创公司最现实的选择。把一台手机变成收银机, 这个看似简单的收单业务涉及数以千万计的商家和数万亿的商业规模。比如已经涉足互联网支付行业5年之后的汇付天下, 也正式宣布开始进入更为传统的收单市场。但在货币形态日益过度到无卡化的未来, 这是不是一个暂时性市场, 是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的事。

运营商的产品主要体现在与银行合作的“手机钱包”, 比如招行今年重点布局的就是手机钱包, 主攻近场支付。通过与手机厂商以及运营商合作, 推出内嵌银行卡芯片的手机。而去年招行也早一步与中国联通、中移动、中国电信展开了合作, 只要客户在更换SIM卡时, 选择载有NFC模块的卡, 同时手机配合下载一个“钱包”应用。一部手机可以绑定多张银行卡, 并可在支持“闪付”的POS机上“刷手机”, 目前全国已经有100多万部POS机可以支持“闪付”。

市场另一重头玩家, 或者说真正触动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重视移动支付快速发展的始作甬者, 是拥有淘宝强大客户基础和数据支持的支付宝。自2004年支付宝成为国内第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以来, 第三方支付行业快速增长, 企业数量超过300家, 2011年以来人行共颁发了200多张非金融支付许可牌照, 有牌照有先机, 但长期来看, 这张牌照的稀缺性并不高。

目前的现状是第三方支付公司主要专注于远程支付领域, 在近场支付则普遍保守, 或者更确切地说, 早期近场支付是运营商和银联这种行业规则制定者的玩家领地。但是第三方支付体小好动, 积极创新, 其兴起于互联网时代PC端的Web支付,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走的路径是把Web支付方式移植到手机端, 通过WAP、手机客户端等方式实现远程支付。

他们利用其在远程支付领域的优势, 通过条码等技术手段已经模拟实现了近场支付的功能。比如支付宝推出的二维码支付就是利用远程实现了近场支付, 快钱推出的“快刷”, 则是一种类Square模式的以远程解决近场的移动支付产品。

除了近场和远程两种划分, 移动支付领域还有一种更为通俗宽泛的划分, 线上和线下。有人也由此把移动支付领域的竞争具体到是银联和支付宝两大玩家的较量。支付宝占据PC端, 银联一统线下POS端是基本事实, 但手机上的角力才刚刚开始。例如银联的合作方上海翰鑫科技推出如家支付方案:消费者只要在第一次入驻如家时, 登记手机号码, 并将其与银行卡绑定, 自此无论何时去如家, 无需银行卡, 只需通过手机短信认证就可以代扣费用(手机短信验证方式利用远程实现近场支付)。这种格局可以撇开诸如支付宝等第三方支付平台, 收单利益只在银行卡发卡行、银联以及翰鑫这类公司三方之间进行分配。但基于国有银行各自为政的官僚习气, 这种在成熟商户中广泛布置电子POS的方式推广起来极为缓慢, 相比之下, 志在千里的支付宝却在线下的商户中推进很快。

移动支付作为一个新市场, 正在不断发展演变当中。主导投资了Square公司的纪源资本(GGV)合伙人李宏玮说, 中国的移动支付目前和美国发展的模式有偏差。如果没有情境式融入, 纯粹技术化的进步并不足以在当下产生中国的PayPal或Square。但是, 由于和美国金融业及支付习惯发展的不同步, 倒可能衍生出新的商业模式。

融合、跨界、O2O是移动支付发展的未来趋势和潮流, 但如何发展出符合各方利益的共赢机制和商业模式仍是未知的前方。且受多个因素的制约, 比如移动通信技术和移动电子商务的发展、受理环境的改善、国家产业政策的支持等。

然而从消费者体验来说, 客户端技术创新则是现阶段最重要的影响因素, 出身于银联系的掌富CEO康连生认为中国移动支付发展最关键的痛点就在于“基于客户端的解决方案”。只有把这个问题解决好了, 其他业务都可以非常有效地实现集成。“整个移动支付领域的产业链上, 运营商、银行、银联再加上第三方支付平台, 大家对规则都很清楚, 唯一的一点就是如何延伸到C端去, 平台对用户来讲是个非常抽象的概念, 要让用户真正用起你的平台来, 就要有产品给他。谁的产品消费体验最好, 谁就拥有市场。

延伸阅读
推荐阅读
    联系我们029-86111679 ©西安社区网旗下网站 陕ICP备12002290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