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西安“农家乐”如何突破“一日游”囧局
而今,说到旅游,农家乐显然已经成为不少西安人的首选之地。据西安市旅游局统计数据显示,就在过去不久的这个“五一”小长假,西安市共接待游客300.47万人次,旅游业总收入达到9.14亿元。其中,农家乐共接待游客126万人次。照这样算,光到农家乐的游客就占到接待游客总数的四成多。
尽管生意依旧非常火爆,但西安周边不少农家乐已经感受到竞争的激烈,有数据显示全省休闲农家经营户达1.2万多户。而更让“农家乐”们担忧的是,目前的农家乐仍然大都是一日游的格局,基本的经营方式也只是“吃饭+打牌+钓鱼”,这些或许已经是农家乐发展的隐忧了,那么西安农家乐该如何破解“成长的烦恼”?
现状
“一到周末,农家乐客人太多都坐不下”
记者日前来到长安区子午街道办附近的一处农家乐,等了将近半个小时才有空桌。不到12点院子里车都快停满了,附近几处农家乐也大都如此。
“加三个冰啤,一个烤鱼,麻烦快一点。”一位客人大声说,农家乐老板吴女士马上安排员工给送啤酒。他们早上起来理菜、摆桌子,招呼客人、上吃的喝的、结账,这样的固定程序一般要持续到下午6点以后。
西安市民袁先生当天花了300多元,对饭菜和环境赞不绝口,“城里餐馆饭菜看着都没胃口,农家乐让人放松,饭菜实惠、有特色。如果有时间我还来。”
“刚开那阵一天闲的想睡觉,现在一到周末客人太多都坐不下。”聊起农家乐的经营情况,吴女士笑着说。“我们这一片都成气候了,能不赚钱吗?”
上王村的阮女士家经营农家乐将近10年。她说,开农家乐比种地来钱多了。用自家房子不用出房租,村里统一管理,卫生费、水电费也很便宜,一个月好的时候能赚上万元,五一、清明这样的假期车都没地方停,一天赚个上万块不成问题。
上王村村委会主任、农家乐协会会长王二虎介绍,如今,经营农家乐已经成为村里农民经济收入主要来源,2003年正式挂牌的农家乐只有12家,现在挂牌经营户148个。其中,20多户是外来户。最多的时候一天能接待2万人,淡季一天也有4000、5000人,产值一年在5千万。一户一年赚7万到10万不成问题,好的可以赚到20万。
据省发展一村一品指导中心相关负责人介绍,最新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省有休闲农家专业村249个,休闲农家经营户1.2万多户,年接待人数近3000万人次,经营收入15亿元以上。长安上王村、礼泉袁家村、岐山北郭村等一批明星村大部分经营户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休闲农家已经成为陕西农民创业增收的重要渠道。
隐忧
“客流和收入不到最火时的四成”
尽管整体来看,西安周边的农家乐依然生意火爆,但是农家乐有没有发展隐忧呢?如此火爆的局面能持续多久?
记者走访的几家农家乐老板在忙生意的同时,也为怎样留住城里人、增加游客的停留时间等问题犯愁。对他们来说,共同的苦恼是农家乐数量越来越多,但游客好像并没有增加,最终自家生意越来越淡。
上王村东四街一经营户王女士就在为客人少而发愁,她家经营农家乐将近8年,每当没人来,就开始怀念2005年前后的火爆场面。“那时候有的经营户一年能赚20万,生意好得很。这几年除过自己吃喝,能落下的很少了。”她说。
王福明(化名)是子午街道办附近一家农家乐的老板,他说开农家乐不仅做饭菜做得好,还得看个人能力。“人际交往决定生意好坏,有的人家每天客人坐满了,有的人家一天都没几个人。”
“我算过账,每天大约有15人来就能赚钱。可并不是每家都能达到这个数。你说这农家乐会不会流行过了就没市场了?”上王村一位经营户说,他们也在想办法改变“等客来”现状,毕竟吸引客人到自家才有生意,客人停留更长时间才能赚更多钱。
“生意越来越淡,游客大都到沣峪口里去了,客流和收入不到往年的四成。不光今年,这两年都不好。刚开的那几年一年能赚十几万,现在一年能赚6万7万就不错了。”王女士告诉记者。
苦恼
“吃顿饭就走,从每个人身上最多赚10块钱”
“这一天没啥人来,生意咋这么淡!”坐在门前跟记者聊起经营情况,从附近村子来上王村经营农家乐的杨女士很发愁。她家离上王村不远,今年才租了房自己开。
她认为生意淡的原因是附近农家乐越来越多,分走了很大一部分游客,加之自家停车位太少。“我来自农村,人际交往少,没人推荐就没客人来。”她说,少的时候每天4、5人,多的时候40到50人。租房等已经投入将近10万元了,最大的难题就是客人太少、很少有人住宿。虽然两层楼能坐满200人,但一直都没坐满过。“其实人越多菜越好做,希望1年后能回本。”
“开了这么多年,游客吃两顿饭的很少,从每位游客身上最多赚10块钱。”王女士说,生意好的时候一天能有200人,淡的时候只有20人。这么多年感觉一直留不住客人,早上来了下午走,中午来了吃个饭就走,尽管村里有住宿条件,很少有人住一晚。这算下来又少赚了不少钱。如果客人住一晚上,吃过晚饭、早饭再走,收入会增多不少。
“从收入看,比较平稳,但还没有出现比较大的增长,经营方式创新还不够,这也是我们村委会考虑的事情。”王二虎说。
问题
“吃饭、打牌、钓鱼”老三样 这10年来几乎没变过
对于经营户们的苦恼,记者也采访了一些游客。子午街道办附近刚吃完饭准备回城的游客邓永林认为,到农家乐次数多了就觉得还缺点什么。“能参与的项目太少,每次都是吃喝、打牌,或者钓鱼。”而几位驴友表示,到农家乐吃饭的都是开车的,真正的驴友很少吃饭,针对驴友不妨增加喝茶项目。
“上王村农家乐的发展分了几个阶段,但吃饭、打牌,这10年来几乎没变过。一礼拜连续吃5天米饭肯定会腻,不变点花样游客也会嫌烦,农家乐确实还缺点什么。”王二虎也在思考如何增加农家乐附加值的问题。
对于农家乐存在的问题,经常到农家乐游玩的市民贾先生说,“现在‘农家乐’也有做得很好的。但我感觉很多地方已经变味了,质次还价高。菜品涨价了质量能跟上吗?”
贾先生还觉得,一些地方农家乐定价方式比较笼统,游客有时候觉得难以接受。“比如,按游客收钱,去年还是每人15、20块钱,后来就是每人20、25块了,价格上去了菜品质量能跟上吗?”他说,外地去的经营户还情有可原,可是当地村民不用交房租,按理说不应该收那么高。
实际上对于发展当中的“农家乐”而言,这些所谓的“隐忧”只不过是“成长的烦恼”。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西安的农家乐如果能在发展之中,搞清楚自身是什么,应该做什么,需要怎么做,或许更有助于实现“自我突破”。
西安农家乐突破可看这“三招”
>>是什么?“跟城里没区别 谁还去玩啊?”
“城里人带着家人开车到农村干什么?就是想忆苦思甜看柴门、听青蛙叫、看篱笆和花果,尝一尝粗茶淡饭。”陕西省社科院王建康说,虽然拥有小汽车的家庭在增加,但农家乐这样的乡村旅游项目还是应该避免同质化,不然最终会失去游客。跟标准化酒店相比,农家乐的独特就在于“山野味”十足、自然简朴。“失去‘农’字就没人去了,卫生环境应该提升,但农家味道不能消失,至少面条不能是机器压的吧?”
“传统文化缺失得越多,农家乐衰落得越快,传承差异性才有生命力。”在陕师大旅游规划设计院副院长宋保平看来,乡村城市化、院落城市化、菜品大众化这些模式值得警惕。“跟城里没区别谁还去玩啊?席梦思床跟睡炕头的感觉是不同的。现在一些地方套用城市的管理模式往往让游客厌倦,有农家饭菜,有农家院子、有园子有果树,这就有了生命力,就能源源不断地吸引客人。”
“对农家乐来说,‘农’字不能丢。”宋保平说,现在有一些地方农民不经营,或转租出去,新经营者往往没有农村生活体验,说话办事根本不是农民,比如一些农家乐建成了酒吧,因为变味了游客下降很厉害。“丢了‘农’字,新出现的农家乐或许能新鲜一阵子,但不会热一辈子。”他说。
>>做什么?“让客人多住一晚,我们可多赚20多元”
“农家乐不光要解决老三样、同质化竞争的问题,还应该让旅游吃住行游购娱六要素都发挥应有功能。”中国旅游研究院杨彦锋介绍,成都三圣乡、浙江安吉、安徽黄山、天津蓟县盘山等地乡村旅游已形成模式。建议经营户从增加游客农事体验着手,设计参与性强的项目,比如简单的农事、农活。保证游客吃农家饭、住农家院、体验传统生活习俗、采摘果品菜蔬等,丰富旅游活动内容。硬件上干净、卫生上舒适,服务上重亲情与乡情。
“乡村旅游是全面展示农村生活环境、习惯、方式的综合性产品,而农家乐只是农村文化向城市文化展示的一个方面,只有吃住显然是不够的。”宋保平也认为,城里人到农村吃农家饭、住农家院只是农家乐的初级版本,从长远考虑可以增加到田间地头种菜、摘水果这些农事体验内容。“在城里也能买到樱桃,为啥最近到白鹿原附近摘樱桃的人那么多?过去就是体验采摘的过程,这就是增加农村体验,接地气。”
王建康说,农家乐还要增加体验、丰富内容、体现差异化。增加游客的参与性,如尝试采摘、酿酒、观摩,拔草、赶牛、犁地等,让游客觉得花样多一些。最终增加项目、延长游客旅游时间、让游客多次消费。
“比如现在是早饭每人15元,午饭和晚饭每人25元,除过早饭,来一个客人吃一次最多赚10块钱。如果客人住一晚上,吃过晚饭、早饭再走,光饭钱就是65块,至少每人可以多赚25元。”一位农家乐经营者给记者算了个账。
>>怎么做? 农家乐的产业链需要延伸 更需企业化运作
“比起四川、江浙来说,陕西农家乐起步晚,还在学习阶段,还需政府引导、经营户再加一把劲。”陕西省农业厅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介绍,像QQ农场、租地种菜这样的产业嫁接新模式,成都早就有了,西安周边才开始。显然,农家乐的产业链也需要延伸。
事实上,在学习方面相关管理部门已经采取了措施,省农业厅日前就启动了“千户休闲农家质量提升培训计划”,培训长安区上王村等8家首批省级休闲农家明星村的1000多个农家乐经营户。
王二虎告诉记者,他们也在尝试创新增加服务内容,延长游客停留时间,推动经营户做足特色,比如餐饮手工化、增加特色菜品种、开设农产品加工作坊,让游客玩的花样更多。村里还计划修整上山道路,还准备在山上修一个亭子,把传说故事讲给游客听,让他们多玩一些时间。
此外,对于西安农家乐而言,还需要有新的发展意识。在很多人看来,农家乐似乎就应该是由当地农民经营,但是农家乐仅仅就应该只是农民的农家乐吗?仅就长安上王村、礼泉袁家村、岐山北郭村等一批明星村情况来看,无论是规划,还是引导和发展,无疑仍有着集体力量的参与和支持。事实上,一家一户的农家乐,或许还只是“小农经济”,而未来的企业化运作,显然将增加农家乐的抗风险能力,带来集聚效应,甚至引入更多民间资本,实现上市发展,也未可知。
延伸阅读
区县子站
新城
莲湖
碑林
雁塔
未央
长安
灞桥
高新
经开
高陵
临潼
周至
户县
阎良
蓝田
©西安社区网  陕ICP备12002290号-2